当前位置主页 > 财经资讯 >
热门搜索: as  xxx  陈雨菲  戴資穎  邓德舜

“标准答案”有时不“标准”

99真人娱乐     发布时间:2018-07-09   
“物以稀为贵”的下句是什么,有人回答“酒以陈为香”,有人回答“家以和为贵”,还有人回答“人以冠为首”……不对,不对,标准答案是“情因老更慈”。“物以稀为贵”发明来自白居易,其在《小岁日喜谈氏外孙女孩满月》写道,“今旦夫妻喜,他人岂得知。自嗟生女晚,敢讶见孙迟。物以稀为贵,情因老更慈……”因此,从标准答案的角度来看,“物以稀为贵”的下句,标准答案应是“情因老更慈”。不过,“酒以陈为香”“家和万事兴”等俗语老话,接续得有理有据,正能量满满,在我看来,这道题的答案不应是唯一的。教学教学,有教有学,如果说教与学是一对矛盾的话,那么,教就是矛盾的主要方面,换言之,教学中老师是主导,学生是主体。倘若只奉行“考是法宝,分是命根”,唯“标准答案”马首是瞻,只会扼杀创新性思维。比如,在“标准答案”“指挥”“导向”下,“雪化后变成什么”,回答“水”的得满分,回答“春天”只能零分。什么是好学生,“一肚皮问题的”是不是?钱伟长将这一沉重话题留给身后。“为什么我们培养不出顶尖级创新型人才? ”钱学森生前不止一次追问。大师长逝矣,然而拷问尚在。如果在应试指挥棒的驱使下,满足于我讲你听,面对学生异彩纷呈的思考、答案,往往一句“标准答案不是这样的”,如此一而再、再而三,孩子思想得以禁锢,求知探索欲受挫。有句话说,创新无限。一个人、几个人不会思考,可能不会影响全局;如果一代人缺乏独立思考,那就只能跟在别人后头亦步亦趋。孩子就是孩子,奇思妙想,好奇好问,是他们天性使然,课堂内外,最怕的就是孩子鸦雀无声。教育者不能以成年人眼光来看待似乎有些稚嫩的提问。笔者先前做老师时,在教《弯弯的月儿小小的船》一文时,曾碰上一个学生问我,太空本来是黑黑的,怎么能说看见蓝蓝的天。听了这位学生的提问,我不由心头一怔:这孩子书读得蛮多的。经我的悉心讲解,这位学生会意地笑了。作家冯骥才在随笔《画池中物》一文中记述了自己儿时的一件事,图画老师叫学生趴在水池边画一画池中景物,有的画了水,有的画了芦草,有的画了荷叶、莲花和莲蓬,还有的画了莲蓬上的蜻蜓。当“我”把画交给图画老师时,他给“我”的画判了个“0”字。原来“我”画的是云彩和鸟儿,在他看来池中哪来云彩和鸟儿?不过,这位老师很负责任,听了“我”的话后,老师亲自趴到池沿,果然看到池里有云彩和鸟儿——那是天上投下来的美丽倒影。最后,图画老师不仅在“我”的那个“0”的前面加上“10”,给了100分,还说:“不管怎么画,只要能说出道理,我就给100分! ”我们的教育,就得多提倡学生独立思考,多包容“只要能说出道理”的答案。